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华人经济学家:美国人家庭平均收入到底多高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王健

  如果我们把收入位于40%到80%之间的家庭定义为中产,美国中产家庭的年收入大概在5万3千到8万4千美元之间,也就是32万人民币(6.1170, -0.0025, -0.04%)到50万之间。相信不少中国家庭的收入已经步入美国中产收入水平。

  美国既非一些人传说的那样是天堂,也不是有人描述的地狱。

  一篇描写美国的网络文章最近闹得沸沸扬扬,搞得微博大号都被封杀销号。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多数介绍美国的文章都从自身经历出发(当然也有人根本没有到过美国,只是道听途说,胡编乱造),难免有盲人摸象的感觉。我打算从宏观经济数据出发,让大家对美国经济和生活有一个更清晰和完整的认识。开始介绍美国前,我需要强调几点:

  1. 美国既非一些人传说的那样是天堂,也不是有人描述的地狱。美国人均收入比中国高很多,所以平均生活水平远高于中国的平均,这是必然的。但美国普通家庭的生活并不宽裕,远没有很多人宣传的那样有钱。

  2. 但和中国一样,美国也存在贫富差距和地区差异,尽管没有中国那么大。你听到或者见到的只是美国经济和生活的一个缩影。对美国经济最全面的评价和分析是通过宏观经济数据,而不应该把个案当成整体。

  一些人认识美国的成功人士,就把美国夸成人间天堂,甚至编造美国看病上学不要钱的谎言。而另外一些人则片面强调美国负面现象,把美国形容成一个被富人把持,多数人苦不堪言的地狱。

  3. 中美作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在未来的关系不仅决定了两个国家人民的生活,也直接决定了世界经济以及和平的格局。双方加强理性的认识和了解,而不是先入为主地抹黑和从阴谋角度猜测对方,对未来全球政治和经济至关重要。虽然我个人影响力有限,希望为两国间传递客观和真实的信息贡献微薄力量。另外,我也会介绍一些经济学数据中的基本概念,希望能帮助对经济数据感兴趣的朋友。

  美国家庭收入

  根据世界银行[微博]数据,美国人均GDP在2013年是大概5万3千美元,中国6千8百美元,中间相差了7倍多。由于GDP数据中除了居民消费,还包括企业投资等,并不能完全反映美国家庭的实际收入。个人可支配收入是更好的衡量指标。可支配收入包括家庭成员的所有收入(比如工资收入,投资收入和房地产租金收入),减去向政府交的社会保险金和各种税。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2013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万美元(25万人民币)左右。也就是说,一个四口之家的年可支配收入平均在16万美元(100万人民币)。但数据中美国家庭收入远低于16万美元。

  首先,美国统计家庭收入时,把单身独居的人也算成一个家庭。因此美国家庭的平均人数只有2.6个,造成数据中家庭收入偏小的现象。比如,按照每个家庭2.6个人计算,如果人均可支配收入4万美元,平均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应该为10.4万美元,而不是上面按照4口之家算的16万。

  其次,美国家庭收入分布非常不平均。这种情况下,中位数是衡量家庭收入的更好标准。中位数是指收入位于所有家庭中间的那个家庭的收入。比如把5个家庭按照收入从高到低排序,排在第三名的那个家庭的收入就是这5个家庭中位数收入。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的统计,2013年美国四口之家的中位数家庭的收入只有7万7千美元,同样远低于16万美元。

  如果不纠正家庭人口数量的影响,2013年美国收入最低的20%家庭,平均收入只有1万1千5百美元,而收入最高的20%的家庭,平均收入达到19万美元。其中,收入最高的5%的家庭,平均收入将近34万美元。2013年,美国家庭收入具体分布如下表

  如果我们把收入位于40%到80%之间的家庭定义为中产,美国中产家庭的年收入大概在5万3千到8万4千美元之间,也就是32万人民币到50万之间。相信不少中国家庭的收入已经步入美国中产收入水平。

  另外,美国家庭收入在不同种族的家庭间分布也非常不平衡。收入最高的亚洲人家庭,中位数收入超过7万2千美元(43万人民币),白人家庭收入将近5万8 千美元(35万人民币),而拉美和非洲后裔家庭分别为4万1千5百美元(25万人民币)和不到3万5千美元(21万人民币)。

  由此可以看到,美国家庭间收入变化非常大,不能简单通过少数家庭的例子就匆忙下结论。通过高收入家庭的例子说明美国如何好,和通过低收入家庭的例子描述美国生活如何艰难都非常误导。就像在中国,一些大城市里高收入家庭已经进入发达国家的中产,甚至富人的行列,而一些边远地区家庭仍然为温饱奔波。同样,任何一组这样的家庭都不能代表真实的中国。

  (以上所有这些数据在美国人口调查局的网站上都可以获得)

  (本文作者介绍:美国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高级经济学家,经济学博士。)

专家支招 如何买房不后悔

  【侨报网编译张雯10月24日报道】后悔买房吗?在对2000个购房者的最新调查显示,高达80%的人表示对买来的房子不满意。花的钱越多,后悔来得越大。

  据CNN MONEY报道,抵押信息网站HSH.com发现,最令购房者后悔的是所买的房子不够大,其次是壁橱空间狭小、没有足够的浴室、遇到不好的邻居以及学校系统不尽如人意等等。

  如何才能避免买到让你后悔的房子呢?纽约房地产经纪人迪西蒙为大家提供了一些技巧。

  不要在核心问题上让步。如果你认为三间浴室是你所需要的,但这座出售房子只有两间,那么继续选择。

  不要试图喜欢上一个不符合你需求的房子。后悔只是早晚的事,象增加一间浴室的举动可能会令你破费很多。

  不要被同伴或配偶说服。如果你认为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不会快乐,那么,不要试图让你的配偶说服你买下它,这样只会导致后悔。

  知道自己妥协退让的底线。每个购房者都有自己对房子的愿望清单,但并非全部都不可通融。比如,对一个热衷于煎炒烹炸的人,对厨房的要求很高,书房就不那么重要了。

  不要让自己过于冲动。出价过高是购房者最后悔的事,特别是在与他人竞购一座房子时,往往会让购房者过于兴奋出价超出预算。

  不要放弃自己的利益。购房者一旦做出买房的决定,有时会忽略一些重大问题。如果检查人员发现质量问题,或评估价比售价高,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立场:要么取消交易要么让卖方降价用于修理。

  买房前要对市场进行了解。如今,通过网络可搜集到大量信息,Trulia和Zillow等网站还提供学校系统、可步行前生的餐厅以及犯罪率等信息,足以评估一个社区或地区是否适合你。(转载请注明侨报网)

  (编辑:文章)

“伊斯兰国”煽动美国本土精神疾病患者实施“孤狼”攻击

  【侨报编译孟白10月24日报道】美国专家表示,基地组织为制造9·11恐怖袭击花费了近100万美元,而激进组织“伊斯兰国”正在实施更有效和更廉价的打击美国本土方式,既煽动美国国内的一些精神疾病患者实施“独狼”攻击,以模糊恐怖袭击和刑事犯罪的界限。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周四在纽约一名32岁凶犯因持斧头袭击一组巡警被当场击毙,警方事后称其是一名伊斯兰教徒,警方正在展开进一步相关调查。

  而凶犯的Facebook页面为警方提供了重要线索,上面可看到一个蒙面武装人员的照片,还写有摘自《可兰经》的文字段落,并写着“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强大,但是他们从来没有面临内部大规模的起义...他们的家里是虚弱的,我们要分散行事,我们可以利用这一优势。”

  对此,专家表示,“伊斯兰国”不断将恐怖的斩首和肢解尸体的照片和视频发布在互联网上,这已被证明是非常有效的传播恐怖信息的途径,恐怖组织正在利用远程网络技术将美国公民变成他们的武器。

  FoxNews.com上月发布的执法公告已警告称,“伊斯兰国”在美国本土招募的战士人数正在增加,这些人员被要求在美国展开所谓“孤狼”恐怖攻击。

  此前,俄克拉何马州的一名食品加工公司工人残忍地将同事斩首,警方也在他的Facebook页面上发现了来自“伊斯兰国”的煽动性文字。

  上月“伊斯兰国”在网上发布的一段视频煽动称,要杀死所有不信仰伊斯兰教的美国人或欧洲人,尤其要杀死对该组织进行指责的法国人、澳大利亚人、加拿大人,以及任何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要遵循安拉采用任何可行的方式和方法杀死他们。

  美国情报专家斯科特·斯图尔特对此表示,“伊斯兰国”激进武装组织没有能力将恐怖袭击扩大化,但他们企图利用网络煽动精神不正常的人员在西方制造恐怖气氛,它在宣扬纯粹的暴力,已刺激那些存在不满情绪和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疾病人员,与基地组织相比,该组织吸引了更多的精神病患者。

  (编辑:文章)

全民健保初期“白卡看不上病”的预言近日“兑现”

【侨报记者高睿10月24日洛杉矶报道】全民健保初期一些保险业者预言,加州将出现大量“白卡”持有者,这些年薪低于美国平均收入138%的“低收入”者,未来将面临有卡看不了病的问题。近日,洛杉矶多位华人向《侨报》反映了医生不接受“白卡”的投诉。

  华裔居民乔先生(化名)日前去多个诊所就医,但均被对方拒绝,理由是不接受“白卡”。另一位华裔居民包女士(化名)昨天打电话预约身体检查,结果对方一听说是白卡,也当即拒绝受理,让每个月花费近200元的包女士一头雾水,“不买保险吧犯法,买了保险又看不上病,奥巴马全民健保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对此,圣盖博角声“加州全保”咨询顾问杨女士的建议是,白卡持有者可考虑到角声或慈济这样的医疗中心看诊,这里的医生绝对不会将病患拒之门外。她坦承,的确有些诊所为了利益的考虑,怕白卡病人太多会导致入不敷出,所以会挑选病人。

  保险业者张国兴表示,没人做亏本的生意,政府没有硬性规定一个诊所每天一定要看多少个“白卡”病人,这就给了医生选择病人的自主权。一般病人看诊平均收费为50多元,而“白卡”病人看病“加州全保”只给25元。

  张指出,一方面法律规定保险公司收入的85%必须直接用于理赔,用不完的部分要退还给投保人;另一方面保险公司亏了又不准自行调价,必须经过保险局长同意才行。这种管赚不管赔结果是导致很多保险公司关门停业。张认为,保险业应当采用市场机制,让10个保险公司相互竞争。

  他表示,奥巴马劫富济贫的全民健保把20%富人的钱通过57%的征税拿来补贴80%的穷人,但因“穷人”太多,分到每个人头上的健保补贴少得可怜,这就是很多医生不愿接受白卡的原因,更何况很多“穷人”都是税单上穷,家里却很富的人。

  (编辑:妮娜)

首例感染埃博拉病毒护士康复出院 奥巴马拥抱庆祝

【侨报编译孟白10月24日报道】周五,总统奥巴马接见了刚刚从埃博拉疾病中康复的达拉斯护士妮娜·范(Nina Pham),并给她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以示庆祝。

  奥巴马拥抱妮娜·范

  据路透社报道,奥巴马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内会见了刚刚康复的范。白宫发言人厄尼斯特表示,奥巴马当面对范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尽管充满风险,但她仍接受了这项工作,许多护士每天都和她一样在这么做”,他说。

  厄尼斯特在新闻会上展示了奥巴马拥抱范的照片。他称,范在出院前曾做过五次测试,以确保她的完全康复。

  他还表示,奥巴马总统并不担心因拥抱范而面临可能被感染埃博拉病毒的风险。

  (编辑:妮娜)

FBI查封芝加哥华埠广场所有老字号饭店 或涉财务罪案

【侨报讯】10月24日上午10时开始,芝加哥中国城华埠广场所有老字号餐馆被FBI警察查封,本次调查有国税局介入。警方估计出动了近30人,对老字号饭店进行搜查。

  ABC电视台报道,FBI称案件正在调查过程中,但国税局介入或涉及财务罪案。

  据神州时报报道,可以在饭店门外清晰的看到FBI警官们与饭店管理人员在调查询问,所有其他饭店服务人员均离开饭店,饭店都暂时关闭营业。

  从驻守在老友聚门外的一位FBI警官了解到,本次FBI主要负责查封所有饭店,为警察调查办案提供清理场所,目前对饭店进行搜索,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其调查原因和主要的调查对象目前尚不能透露。在访问过程中,饭店的经理也陆陆续续赶到饭店进行调查,向警官出示证件,才能进入餐馆进行调查询问。本次事件发生突然,据饭店的工作服务人员表示,在前天晚上工作到晚间11点关门,都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今早进行封查的信息。

  目前,所有警员依旧在各个饭店驻守,饭店大门前均贴上了不营业的标志。警官表示会在调查清楚以后,向公众公开案件详情,但是在调查期间不予透露任何信息。

  本次涉及调查饭店有:老友聚,老麻辣,老云南,老上海,老北京,老四川。在今早调查期间,并没有看见老字号的CEO胡晓军现身华埠广场老字号饭店。

  今天调查事件也引来芝加哥Abc7电视台,Nbc电视台等几家主流媒体关注,进行现场报道。

  (编辑:王慕空)

加国华裔议员保护总理 200人10小时无水无粮

  总理哈珀与妻子劳莲周四前往国家战争纪念碑献花。(加新社)

  渥太华国会山庄枪击事件第二日,国会恢复正常工作,各党议员及参议员在复会的首日感受到三党史无前例的团结和相互支持的祥和气氛。但谈到昨日与死亡一线之隔的恐怖经历,人们还是心有余悸。华裔参议员胡子修和保守党国会议员梁中心向本报忆述了当日与总理哈珀共同经历的惊险一幕。

  10月22日上午9时30分过后,哈珀照常开始了他每周三早上必经的党团会议发言,当时在议会厅内坐近200名保守党议员及参议员,气氛一切如常。

  哈珀的发言还在进行中,突然门外传来枪响,当时众人并没有很快作出反应,就连总理亦没有中断他的发言。但胡子修当即判断出这并不是普通的噪音,而是枪声,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时钟,当时刚好是上午10时。

  他的判断没错,很快有传出了清楚的两声「呯、呯」的枪声,因为声音太近了,似乎就在门口,人们开始意识到事态不对,纷纷站了起来,但大家还来不及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连串有如机关枪扫射的枪声又从门外密密麻麻的传进来。

  闻枪声把总理推到墙角

  「这是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保护总理,大家站来把总理推到一个靠里面的墙角,然后我们都站在他的前面,」胡子修回忆道:「我当时看到总理的样子,他还算很镇定的。」

  据胡子修称,由于哈珀开会期间,他的保镳都是在门外守候,会议大厅内亦没有警卫,只有一个没有佩枪的保安员。又由于开会期间所有人都不允许将电话带进来,因此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非常紧张。「当时我的想法就是,最怕外面的人仍手榴弹或炸弹进来,那样就无处可逃了。」胡子修说。

    梁中心隔门离枪手仅15呎

  当时座位就在门口附近,距离枪手开枪地点大概仅有15呎的国会议员梁中心表示,他最坏的打算就是外面会有很多恐怖分子一起冲进来,因为事情发生太快,第一反应也是保护总理,没有想过自己怎样找掩护。

  很快,在一些有军队或警队背景的国会议员的指导下,大家先用椅子堆起来将门口堵住。有几个年轻的议员,还将插在会场四周的各省省旗上长长的旗杆拔下来,利用旗杆顶上「加拿大枫叶」形状的尖头做矛,守门口。在没有枪支的议会厅内,这大概是当时议员们可以找到的最好的武器了。

  「大概过了15到20分钟,才有保安员带枪从侧门进来,将总理送进会议厅里面的一个小房间,又过了一会就看见带重型武器的人员进来,将总理护送走。」胡子修继续回忆说,「枪响大概半个小时以后,那个打死歹徒的警卫走进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们还是不能出去,因为怀疑枪手还有同谋。」

  梁中心回忆说,虽然自己在加拿大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动乱时间,但曾经在曼谷、香港和北京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亦算是小有经验,因此事件过程中自己还算镇定。他说,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有人读报纸,有人看报告,到了下午,闲极无聊的议员们为了消磨时间,还每个人都站起来讲个小笑话。

  就这样近200人在国会山庄内被封锁了超过10小时﹐无水无粮。当大楼最后解封之后,已到了深夜。哈珀和总理夫人安排专车将党团成员接到外交部,在那里预订了意大利薄饼饼,陪伴并慰劳度过了惊险的一天,已经飢肠辘辘的议员们。

  事情过去之后,胡子修和梁中心都认为国会山庄能够自由开放是国家民主的象徵,而这个自由的尺度被人利用实在是不幸的事情。但从昨日开始,国会山庄的保安员开始佩枪,进出的检查亦严格起来,令两人相信日后国会山庄只会更加安全,因此完全不会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