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2, 2017

菲律宾禁烟令生效所有公共场所不得吸烟 违者或坐牢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杜海川】要去菲律宾旅游的烟民朋友注意了,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力推的全菲禁烟令今天正式上路,违者除了会被罚款之外,情节严重还将面临灾狱之灾。

据菲律宾《马尼拉公报》23日报道,杜特尔特于今年5月16日签署了第26号行政命令,禁止民众在所有公共场所抽烟。这是他竞选总统时开出的竞选支票之一。

根据新规,诸如政府办公大楼、学校、医院、餐厅、旅馆、车站、娱乐场所、未成年人出入场所、公共及私人车辆内,以及所有可能引发火灾的地点,一律禁烟。民众只能在各建筑物的指定区域抽烟,这些区域必须是开放空间或通风良好,且必须张贴吸烟不利健康的警示标语。此外,抽烟区与禁烟区之间必须有缓冲区。

据报道,违反禁烟令者将被处500至1万披索(约合67至1335元人民币)罚款,情节严重者甚至可能坐牢。

深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徐文海率团访问南非

深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徐文海(右)与约翰内斯堡市公共安全局局长孙耀亨交换礼物。 宋方灿 摄

  中新网约翰内斯堡7月23日电(记者 宋方灿)7月21日至23日,应南非约翰内斯堡市公共安全局邀请,深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徐文海率代表团访问南非,走访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视察深圳华为等企业在南非的分部,并出席了南非-中国深圳总商会举办的欢迎晚宴。

中国驻南非大使馆警务参赞王志钢、联络官周伟男,中国驻约翰内斯堡总领馆副总领事屈伯勋,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主任吴少康,南非-中国深圳总商会会长陈云生,约翰内斯堡市公共安全局局长孙耀亨及近百位南非深圳籍侨胞、主要侨团代表出席了相关活动。

深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徐文海率代表团访问南非,出席了南非-中国深圳总商会举办的欢迎晚宴。 宋方灿 摄

  在22日晚上的欢迎晚宴上,陈云生代表南非-中国深圳总商会及广大旅居南非的深圳籍同胞对代表团的到访表示了欢迎。他感谢南非侨界对于深圳籍侨胞和南非-中国深圳总商会的支持,祝愿代表团此次访问圆满成功。

王志钢参赞代表中国驻南非使馆欢迎代表团来南非访问。他表示,代表团一行到达南非后,就与华为公司进行了交流,22日访问了华人警民合作中心和深圳总商会,23日与南非中资企业协会交流座谈。他表示,使馆警务处今后将进一步加强和约翰内斯堡市公安局的合作,进一步推动中南两国警方的合作,进一步保护包括深圳广大侨胞在内的全体中国公民和中国企业的安全。

屈伯勋副总领事表示,约翰内斯堡市在世界上有“犯罪之都”的不好名声。但是犯罪的克星是警察,深圳市公安代表团的来访,具有重要意义。随着越来越多的侨胞走出国门,公安部门的交流对针对海外华侨华人的犯罪是一种震慑。他认为这次访问将增进双方了解,帮助南非提高社会治理能力,为旅南侨胞的安全保障作出贡献。

孙耀亨局长在致辞中欢迎徐文海副市长一行访问南非。他表示,自己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整顿当地的警务团队。访问团这次的到来,对于约翰内斯堡市的警务治理将大有帮助。同时,他还感谢华为等深圳本土企业积极、主动参与当地的平安城市的建设,为曼德拉和图图两位诺贝尔奖得主生活过的索韦托维拉卡兹大街(Vilakazi Street)安装监控设备,有效震慑当地猖獗的犯罪活动。

徐文海副市长表示,很高兴受邀来这里参访交流,也很高兴见到热情的同胞。代表团这次访问有三个主要目的:一是受深圳市长的委托看望旅居南非的深圳籍侨胞,二是看望华为等深圳的本土企业,三是进行警务工作的交流,访问约翰内斯堡公共安全局,并与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主要干部座谈。他介绍了深圳市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情况以及警务方面的工作,欢迎广大旅居南非的华侨华人能常回去看看,去投资兴业。(完)

章莹颖案难倒FBI 双方律师准备打持久战

  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遭绑架一案进入正式审理。持无罪立场的嫌犯克里斯滕森被联邦法院正式提起诉讼,审判日期定为9月12日。案情依旧扑朔迷离,原被告双方律师都表示9月的审判很难达成结果。

  章莹颖于4月赴美交流,于6月9日失踪,美国警方30日逮捕嫌犯克里斯滕森(Brendt A.Christensen)。在7月20日的审理中,被告否认绑架控罪,并表示自己正在服用抗抑郁药物氯硝西泮。

  嫌犯辩护律师汤姆·布鲁诺此后发表声明称,被告方要求让大众陪审团进行审判,打算坚持无罪,认为这个案子将持续一年或者更长时间。

  另据“封面新闻”7月22日报道,汤姆·布鲁诺还表示,该案可能会涉及许多警方调查报告和可能的证人,9月的审判得出结果“对政府和被告来说都是不现实的”。

  关于审理耗时问题,对原告方进行法律援助史蒂芬·贝克特律师也进行预测,他认为被告方所言案件或将持续审理一年的说法不无道理,虽然他希望案件快速审判,但“技术操作的实施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目前正在加大人力寻找章颖莹或确认她是否已经死亡。但史蒂芬·贝克特律师认为,如此大力度的调查能获得什么结果,“我并不能推测”。

  目前章莹颖生死尚未被正式确定,案情呈现扑朔迷离。根据美国法律,如果检方没有找到被害人尸体,不能确凿证据说明章莹颖遇害,在法庭上对嫌犯只能以绑架罪公诉。因此,目前FBI掌握的确凿证据只能起诉章莹颖案嫌犯绑架。

  不过,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发表文章《章莹颖案缘何难倒FBI》分析称,辩方律师不能否认委托人有罪,为其做无罪辩护只是法庭战术。如果警方无法搜寻到章莹颖,则辩护律师可以跟检方交易,认罪和交代被害人下落,向检方换取减轻量刑。

  除了这种方法,庭审后有媒体曾报道称,嫌犯也可利用服药情况以争取无罪或轻判。但原告方章家的法律顾问王志东律师认为这“一定不会得逞”。

赶中国男孩下飞机 航空公司被迫道歉

  近一段时间,已有多起外国航班因疑似“辱华”的争议行为引发中国网民痛批(图源:新华社)

  英媒称,维珍航空公司的机组人员近日在飞机起飞前将一名无人陪伴的11岁男孩“逐出”机舱而在中国引发愤怒。男孩的家人表示,这一遭遇给孩子造成了心理创伤。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7月20日报道,被赶下飞机的男孩家人介绍,他们为男孩预订了“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座位,这名男孩准备飞往英国参加夏令营。

  但是坐上飞机以后,男孩被告知必须离开,因为受托管的孩子超过了限额。

  当事人的律师介绍,当时有包括机长和空乘在内的10多名机组人员要求男孩下飞机。

  男孩的母亲称,儿子本计划7月9日乘坐VS251航班飞往英国,因为对维珍的回应不满,她决定公开这一事件。孩子的母亲刘女士说:“孩子显然受到了伤害。他几个小时一直在哭,半夜还因为做恶梦醒来。”

  维珍航空发表声明说,航班上的无人陪伴儿童超过了限额,因为没有足够的机组人员在发生突发状况时确保他们的安全,因此公司不得不让最后一个办理登机手续的儿童下飞机。

  公司表示,作出这一决定是为了保证乘客的安全,事发后工作人员一直在照顾该乘客,直到其父母回到机场。

  公司已经为此致歉,并提出为他们提供免费机票。

  尽管维珍公司向这家人提出了补偿,但许多中国网民仍对该公司感到愤怒。

  一条评论称:“你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孩子赶下飞机,有想过这种伤害多大吗?”

  另一条评论说:“航空公司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对中国公民的歧视造成的伤害很深。他们先忽略,事情公开以后才会道歉。”

  维珍航空以前在中国也曾陷入争议。

  该公司执行长理查德·布兰森去年曾在推特上向一名中国女子致歉。该女子称在从上海飞往伦敦的航班上,一名白人男子辱骂她是“中国猪”,而机组人员没有制止这种行为。

  这起涉及男孩的事件是航空公司对待乘客的行为引起关注的最新案例,也是中国消费者对西方公司愤怒情绪的又一例证。

  今年4月,医生陶成德被拖下一架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航班,此事在互联网上引发愤怒。

  5月,一家人在搭乘捷蓝航空公司的飞机从纽约飞往拉斯维加斯时,因携带蛋糕被赶下飞机。

章莹颖的遭遇,真的与“暗网”有关吗?

距中国访美学者章莹颖遭绑架一案发生已经超过一个月,嫌疑人勃兰特•克里斯坦森(BrendtChristensen)也已落网,但受害者章莹颖仍未被找到,关于章莹颖的下落由此产生了诸多猜测。

  “暗网”这个概念就经由一些自媒体的发挥再次浮出水面,作者根据网络信息将章莹颖案引到暗网和人口贩卖问题上。

  而其中最有力的信息就是嫌疑人克里斯滕森曾在今年4月在暗网上浏览网站“绑架101”里面关于完美绑架幻想、绑架计划入门等内容的帖子。“绑架101”(abduction101)是一个以捆绑、虐恋、恋物癖和另类性癖为爱好之人聚集的社交网络,有近600万名注册用户在该网站上分享了超过3000万张相关主题的图片和四万段录像。由此推断,克里斯滕森很可能将章莹颖绑架之后通过暗网进行了人口贩卖交易。

  看上去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推测,但我们可能很难获取相关的证据,因为这就是暗网能吸引人克里斯滕森这类人的地方。

  “据说,互联网上大概只有5%的信息是处于可搜索状态,更多的信息是95%的暗网信息,就像海面上我们只看到的是冰山一角,冰山绝大部分体积存在于水面以下,我们就无法看到。”

  也许你此前从未听说过暗网这个概念,但上面这段话足够引起你的兴趣:难道,我们平常在互联网上看到的内容只是整个互联网的一小部分?这个暗网究竟是什么?难道章莹颖就是因为它被害了?

  在许多描述中,暗网似乎成为了像黄易小说里“边荒集”一样的地方,没有律法、罪恶横行,毒品、军火乃至于人口贩卖构成了上面的主要活动。看上去,这样一个虚拟世界里的“黑市”似乎就真实存在于我们身边,令人毛骨悚然,真的是这样吗?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也去暗网逛了逛。

  暗网是什么?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所谓“暗网(DarkWeb)”,统称那些只能用特殊软件、特殊授权或对电脑做特殊设置才能连上的网络,使用一般的浏览器和搜索引擎找不到暗网的内容。与此相对,一般常用的互联网,由于可追踪其真实地理位置和通信进行人的身份识别被称为“明网(Clearnet)”。

  与暗网类似的还有一个“深网(DeepWeb)”,指那些不能被普通搜索引擎检索到的非表面网络内容。所有需要个人密码才能访问的内容都属于深网内容,比如你再会用搜索引擎也没办法搜到我个人邮箱里的信息。

  所以,你大概能明白,深网是包含了暗网的一个概念,暗网是深网的一个子集,深网所包含的内容要远远大于暗网。

  暗网最大的特点就是通过一种特殊的网络协议,将网络上的每一个终端连接起来,但每一个终端都没有确定的IP地址,而是通过暗网的协议去传输。

  “当信息从一个节点向另一个节点发送的时候,比如我向你发送一条数据,这些信息并不是直接由我发送到你,而是在过程中经过了多次的转发,而且中间的路径都是随机变化的,每一次传输走得都不是同一条路径。当随机化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你在接收端只能接收到信息,而无法判断这个信息的发送源是哪里。”360企业安全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裴智勇对《三联生活周刊》说。

  作为360这家国内网络安全领域重要公司的研究员,因为研究比特币,裴智勇对暗网也有一定的了解,他就这个话题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在他看来,上面那段话背后的含义很简单,就是我们目前几乎不可能对暗网进行监管。

  不能监管意味着政府在其中的身份缺失,但讽刺的是,这项技术最初却是由政府提出的。根据各种公开信息,暗网这个概念最初是在1994年由美国军方科学家提出的,1996年5月,美国海军研究实验所的3名科学家提交了一篇论文,题目是《隐藏路径信息》,提出打造一个系统,使用者在连接因特网时不会向服务器泄露身份。在这个系统构想中,保护数据的密码因为像洋葱一样层层叠叠,于是他们将之称为“洋葱网络”(Tor,theOnionRouter)。

  如果你对此好奇,完全可以自己去上面逛逛,而Tor浏览器就是你需要使用的工具。Tor浏览器基于Mozilla的火狐浏览器开发,但它能访问普通火狐浏览器访问不了的暗网。下载一个Tor浏览器,按照攻略装好网桥,再架起梯子,你就能抵达这个互联网世界里最黑暗的角落。但请注意,一旦你进入了暗网,你就进入了一个无主之地,你需要控制住自己。

  暗网上都有什么?

  事实上,关于暗网谣言的源头很容易追溯到一部很多人都看过的美剧——《纸牌屋》。在其第二季的剧情中,正义的记者LucasGoodwin想要查询主人公Underwood的黑历史,他的朋友对其说了下面这句话:“DeepWebis96percentoftheInternet,withusplebesonlyseeingamere4percent.”

  不过请看清楚,这里提到的是“深网(deepweb)”而非“暗网(darkweb)”。而裴智勇也认为这种谣言根本不值一提,因为它“根本没有科学依据”。

  首先,互联网的基础就是大量的用户和设备,比如中国就有好几亿的网民。假设中国只有50万人使用暗网,那它产生的数据怎么可能和那好几亿人产生的数据相当呢?“从数据规模上来说,暗网无论从规模还是数据量都不可能和明网相比”,裴智勇说道,在大部分网民都不了解暗网的情况下,90%的说法肯定是不负责任的。

  但是,不可讳言的是,暗网上的确有不少的内容都与毒品、色情等非法活动有关。根据维基百科上Darkweb里的相关数据表明,暗网站点里数量最多的是毒品和金融等方面的内容,排在后面的也大都是色情、黑客等类别,不过真正极端反人类的暴力活动还是极少数的。

  打开堪称暗网“hao123”的HiddenWiki,它已经为你做好了网站分类,搜索、商品交易、毒品、个人博客、论坛以及18禁等等一应俱全。如果你不满足于此,就自己用搜索引擎搜吧,这个名为“notEvil”的搜索引擎声誉不错,而且颇有反讽之意,可以试试。

  黑市交易当然是暗网上最重要的一块内容了。不过这里要注意,暗网上不流行使用各国现实的货币交易,只能用比特币,毕竟比特币去中心化的特征能最大程度保障双方的安全,因此这里也是研究比特币的重镇。

  就拿这个专门出售产品的网站为例,它的价格能低到让你绝望。一部128GB的iPhone7仅需325美元(约合2200元),而它的官方价格高达6188元。别问我它为什么这么便宜,我也不想知道。不过你需要拿出0.137个比特币来完成这笔交易,美元和人民币都不行。

  更加劲爆的军火当然不会少。从AK-47到沙漠之鹰,甚至连弩都有。目前这家网站的AK-47正在打折,人民币两万多就能买一把,是不是心动啦?但请不要知法犯法。

  在黑市上颇受欢迎的外国护照和各种证件自然也有。比如这个网站专卖英国护照,店主非常自信,据它所说,你的信息将会被登记到官方的护照数据库中,用这本护照可以自由进出英国和各欧盟国家。不过价格当然也不便宜,一本2000英镑,而且没什么保障措施,走投无路了再考虑它吧。

  有的人是为了所谓的“自由”,毕竟这里没有人能监管到你;有的人则是单纯想掩盖自己的身份,毕竟内心深处的有些东西没办法光明正大地讲出来;有的人则是好奇,觉得这里太酷了。种种一切合法的非法的内容充斥着暗网的世界,可惜的是,上面为数的不多的中文论坛似乎已经打不开了。

  对于互联网世界,暗网意味着什么?

  因为上面遍布着非法交易及众多人类的恶的一面,我们是否应该完全否定暗网呢?裴智勇不这么觉得。

  在他看来,科技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就看人类怎么使用它。首先,构建暗网的技术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来说就很有价值。“比如构建暗网时使用了大量的区块链技术,而区块链技术在保密通讯、分布式传输等环节当中都在被使用,只不过在日常使用当中不会将所用信息都隐藏起来。”

  当然,随着暗网犯罪的逐渐增多,人们对它的研究也在加强,“将来肯定会找到能监管它的方式”,裴智勇说道。事实上,使用正常网络进行犯罪的行为肯定要大大超过暗网上的犯罪行为,毕竟不是每个犯罪分子都是高科技爱好者。即使没有暗网,克里斯滕森这种人也能找到别的犯罪途径。

  而这里面的矛盾之处在于,这种黑色地带真的能被消灭吗?当我们解决了暗网之后,那些毒贩、军火商与色情狂们就会消失吗?显然不会。从实体的地下黑市到虚拟的线上平台,犯罪分子们其实才是走在科技最前沿的那一群人。

  而在知乎上,有一个在暗网问题下的高票回答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暗网是新闻自由的保证。”作为一名新闻从业者,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个观点。他在里面使用了的例子,因为暗网,斯诺登才能躲开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控,将资料透露给新闻媒体。

  本应该最开放、最自由、最信息通畅的行业却要靠一个无法见光的工具来保护,也蛮奇怪的。虚拟和现实、监管和自由,当我们身处这样一个完全没有监管者的空间时,真的能得到所谓的“真实”吗?恐怕又是一个疑问。

  回到最后,暗网给了这个世界上许多身处阴暗角落的人们一个空间,让他们可以通过这个虚拟空间释放自己的心底难以言表的黑暗,获得罪恶带来的利益,同时又能享受那没有限制的匿名自由。而这种自由与罪恶共存的地方恐怕正是它吸引人的地方。

  章莹颖已经遇害,我们还不知道她是如何被克里斯滕森绑架并杀害的。也许就像一些人猜测的那样,他就是通过暗网进行了这种罪恶交易。但此时此刻,在美国警方没有证据的时候,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尊重死者。

  而经由这一波波炒作,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去到暗网一探究竟。就像过去的人们消灭不了各种地下交易一样,我们也很难完全根除暗网。这里就是人性的释放空间,如果你到了那里,看到了那一切的光怪陆离,然后要做的不是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而是摇摇头,回到真实的世界中,好好地认真生活。

  (图片来自网络)

纽约华裔男子赌博斗殴头部受伤 紧急送医

据美国中文电视记者黄丹岭报道,21日凌晨,一名华裔男子林发(音译:Fa Lin)因在赌博过程中与他人发生纠纷,爆发肢体冲突。斗殴过程中头部受伤的林发随后被警方紧急送医。

  当记者赶到现场时,东百老汇大道47号门前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数十名警方人员正在对事故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附近的一名环卫工人说,早上7点在附近作业时47号大门前就已被警方封锁。

  根据警方消息,林发来自中国福建,今年47岁。21日凌晨3点,林发在东百老汇47号的3楼302号公寓内进行赌博。过程中,他因与他人发生口角,逐渐演变为肢体冲突。

  凌晨5点21分,警方接到林发的报警,称自己头部左侧遭到物体撞击,出现严重开裂的伤口。市警5分局警员随后迅速赶到现场,将林发紧急送往了曼哈顿下城的表维医院。

  在医院接受紧急治疗后,林发目前已经出院。

  警方也表示,目前并未逮捕任何人,调查仍在继续。

天使团队4华裔 2享誉物理界 2后起之秀

领衔研究团队发现"天使粒子"的四位华裔科学家,张首晟和王康隆早已享誉国际物理学界,后起之秀寇煦丰和何庆林也潜力十足。

  王康隆是洛杉矶加大(UCLA)电机工程系教授,也是台湾中央研究院。1964年,王康隆在台湾成功大学获电子工程学士学位,随后到美深造,在麻省理工学院先后取得电子工程硕士及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教,后转到通用电气公司从事研究工作,1979年起在洛杉矶加大出任电子工程学教授,1993至1996年担任电子工程学系主任。2000年,王康隆出任香港科技大学工学院院长,2002年被大学聘请为客座教授。

  寇煦丰是上海科技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任助理教授、研究员。2009年毕业于浙江大学信息学院(光电系)及竺可桢学院混合班,并获得竺可桢学院特优毕业生荣誉。后于2009年至2015年在洛杉矶加大电子工程系深造,师从王康隆,获得微电子器件方向硕士及博士学位。2016年2月加入上海科技大学。寇煦丰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半导体电子器件、自旋电子学、拓朴绝缘体及新型二维半导体以及光电子器件。

  何庆林是洛杉矶加大电机工程系博士后研究员。2011年,何庆林在中山大学获得学士学位,2015年在香港科技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此后作为博士后研究员,加入洛杉矶加大电机工程系王康隆研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