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0, 2014

游优山美地付讬终身未嫁郎已逝 刚登峰求婚成功 攀岩好手堕崖亡

  游优山美地付讬终身未嫁郎已逝

  刚登峰求婚成功

  攀岩好手堕崖亡

  

  ( 本报记者徐明月综合报道 )北湾索奴马县索布斯多波(Sebastopol)一名登山爱好者上周六在优山美地国家公园攀岩时不幸坠落死亡,当日稍早他才刚成功向女友求婚,高兴表示「这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天」。

  优山美地(Yosemite)国家公园发言人梅耶(Ashley Mayer)说,36岁的帕克(Brad Parker)周六下午5时45分攀登优山美地的马修斯波峰(Matthes Crest)时,在攀登到距离地面300呎的高度后坠落身亡。

  据目击者称,他们看到帕克坠崖的过程,当时帕克一个人爬山,未带绳索。帕克坠崖时,公园人员短时间内无法到达堕崖位置,星期天早上才出动直升机找到尸体。

  事发当日,他刚与女友一同登上了Cathedral Peak,并且成功求婚,不料随后独自练习攀岩却遭遇意外。

波罗阿多泊车难新科技以助解决

  波罗阿多泊车难新科技以助解决

  

  ( 本报讯 )波罗阿多(Palo Alto)市内停车场每日大部份时间都不敷应用,尤其午膳时间更是一位难求。为了帮助司机顺利寻找停车位,市府引入新科技提供停车资讯予司机,同时觅地兴建新停车场,解决车位难求问题。

  有企业人士认为,市内车位难求会对生意有某程度上伤害,例如只是想到市中心某处开个会议,来开会的潜在客户就要四处找停车位,对他们生意有一定影响。附近居民亦埋怨,因为市中心车位短缺,越来越多司机将车停在他们的社区,带来骚扰。

  200万元安装感应器

  为了回应市民意见,市府决定以新科技解决市内停车难题,斥资200万元,安装感应器,以显示空置车位数目,例如停车场内可泊车的车位数目,然后将相关资料传送给街上的驾驶人士。

黄怒波系列 采访马岛战争亲历者之五

  第二个就是说英国人在马岛战场。他们不是把马岛占了嘛。英国的海军陆战队半夜上来探察路线,他们把各个地方都做了标记。阿根廷人就发现了,发现以後,他们第二天晚上设了埋伏,等著英国海军陆战队的登陆艇过来的时候,一上岸,他们就开火,就把他们全都撩那儿了,没让他们回去,当然讲的都是阿根廷军人的英雄了,谈了很多战争的细节。

  後来我问,你们对这个战争怎么看?他们说确实不该打。为什么呢?没準备。因为我们走的时候,全国都支持,实际上我们很多的装备都没有。他们後来发现,各地寄了很多的包裹,给军人,都没到他们手里。之後,在阿根廷拍卖市场,超市有很多有他们标记的东西。可以看出当时的战争是很乱的。

  这个仗後来是打败了,带著很多的伤痛。其中小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也还是报纸报道过的。他旁边的邻居也上了战场,但被地雷炸掉一条腿,这个邻居给妈妈写信,说我要回来了,我带回来一个战友,他被炸掉一条腿,你怎么看,我们能不能一生照顾他。他妈妈粗心,没想那么细,直接回信说那不可能,这个生活太困难了,没法照顾他,这个家庭接受不了。这个士兵就自杀了,为什么?因为他跟妈妈说的是自己。我想这个可能也是个悲剧吧,这就是战争的悲剧。给阿根廷人们带来伤痛。所以,关于马岛这个问题,後来跟一些人谈,跟阿根廷人士谈,他们也是不同的,各种各样的看法。但是总体来看,他们都认为对这场战争,动机挺怀疑的,对军政府的行为都是挺怀疑的。既然来了阿根廷了,我们就实地对阿根廷人、对这个战争的态度做了一个实地的考察了解。(完)

增加伐木减少野火危机 议员跨党派共识 齐保太浩湖健康

  增加伐木减少野火危机

  议员跨党派共识

  齐保太浩湖健康

  

  ( 美联社南太浩湖电 )官员周二表示,太浩湖是西部景观的冠上明珠,近几年来遭逢干旱、入侵物种、毁灭性野火威胁及气候改变的种种挑战。

  在保护这座横跨加州与内华达州边界的标志性湖泊的年度峰会上,他们提出这个警告。这场会议使联邦议员凝聚罕见的跨党派共识,即为了降低火灾危险须进行更多伐林。

  出席者表示,几十年来忙着抑制野火,甚至包括发生机率极微的火灾,已使许多森林过度稠密,导致树木生病并引发巨大的野火。

  加州共和党众议员麦坚托(Tom McClintock)表示:「过去30年的政策无可救药地失败。」他告诉超过300名参与者,伐林产生的收入可以帮助改善森林。

  负责召集第18届峰会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随后接受采访,同意太多法规禁止于野火发生前后,移除死亡、枯萎和过度稠密的树木。她回忆,在70年多前首度来太浩湖游览,到处是长满青草的高原草甸,现在却复盖着密林。

大专校联会松涛听海活动连举行两天

  ( 北加州大专校联会供稿 )大专校联会在劳工节长周末(8/31和9/1)举办两天一夜游的松涛听海活动。

  Pacific Grove Asilomar松涛营

  地点是Pacific Grove 的Asilomar松涛营(Asilomar Conference Grounds),位于Montery附近的海边。这是一个通常大家庭团聚及办结婚的地方,环境幽雅,可以亲身体验欢乐的夜晚及欣赏次晨美丽的日出。并且有许多Trail可以步行看古迹、海景或自行车游海湾。

  在松涛营里可以尽兴地玩,丰盛又新鲜营养的三餐及住宿全包了。我们还有安排一些有趣的讲座及睌会、升旗、晨操、阖家沙雕大赛、沙滩排球等等。校友并能在沙滩上与孩子同乐、正是与亲朋相聚、享受悠閒的长周末最好的方法。

中国奥运冠军移民加拿大 为患病女儿谋福利

  

  栾菊杰“推销”南京不遗余力。

  乡情是中国人特别看重的情愫,纵然你已经旅居他国多年,乡情或愈发浓郁。昨天,青奥会河西国际博览中心击剑馆里,扬子晚报记者偶遇南京籍美国洛杉矶奥运会击剑冠军栾菊杰,谈及故乡,她一脸深情;推销南京,她不遗余力……

  偶遇栾菊杰的场合有点混乱,因为当时栾大姐不停地与国际剑联的官员们握手拥抱。人太多,声音也杂,栾大姐的英文记者没听懂几句,不过多次提及的一句记者听懂 了,“It's my city,I was born here。”是的,每每遇到自己的国际朋友,栾菊杰都会介绍自己是出生在南京,为她的家乡举办青奥会而骄傲。

  扬子晚报记者正欲上前自我介绍,一个身影从背后给了栾菊杰一个大熊抱。熊抱来自国际剑联赛事总监鄂洁,她也曾是中国女子花剑的代表人物。鄂总监颇为风趣: “请打住,不用介绍,我知道你是南京人,这里是你的故乡。”随后两人又爽朗地大笑,拥抱在一起。结束寒暄,栾大姐与记者聊了起来,她说:“我人常年在加拿大,可心仍在家乡。南京能举办青奥会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我告诉在埃德蒙顿的每一个朋友,青奥会期间,我一定要回来,为家乡加油助威。”栾菊杰说到做到,青奥会尚未开幕,她就早早地回到了南京。

  “说实话,没有人让我扮演南京推销者的角色,我是不自觉地接过了这个角色。这两天,我接待了很多国际朋友,推销南京,我做了很多,自认为也做得很棒。”栾菊杰说。谈及刚刚结束的青奥会开幕式,栾大姐说她特别骄傲,因为从国际友人的反馈来看,大家都觉得开幕式已经完美到不可思议了。

  带着遗憾回家 “女儿能参赛,就完美了!”

  如今,已经56岁的栾菊杰依然直爽、热情,颇有当年的风范。不过,此次回南京,栾大姐幸福中也带着点遗憾。

  “现在年龄大了,彻底打不动了,但是我女儿差一点就圆了我的青奥梦。”栾菊杰告诉记者,一直跟着自己练击剑的二女儿此前参加了青奥会的选拔赛,“她太想去南京参赛了,她说这也是我跟她共同的梦想,训练也特别积极刻苦,选拔赛上,她太紧张了,怕输,结果在8进4的比赛中输掉了,失去了参加南京青奥会的资格。说实话,如果女儿能回南京参加青奥会,就太完美了!”栾菊杰告诉记者,一开始她跟女儿都感到遗憾,不过,既然是家乡的盛会,即使不以运动员的身份参赛,她们也可以回来为南京加油助威,虽然远在加拿大,但是他们一家都为家乡骄傲和自豪。

  日前, 由南京青奥组委主办的“南京青奥会体育启蒙项目启动仪式暨击剑文化推广活动”,在栾菊杰的母校南京市双塘小学举行。栾菊杰认为,青奥会的举办让国内青少年以及他们的家长参加体育运动的观念有所改变,“以前可能会有家长觉得练体育是学习不好的孩子的出路,或者会影响学习,不务正业。其实在加拿大,很多学习好的孩子都参加体育训练,我在击剑俱乐部带的学生,很多都学习不错,也能长期坚持训练,我还经常会带他们出去打比赛,他们都很开心,成绩好坏无所谓,关键是过程。”

  栾菊杰说,“学习和体育运动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四肢发达的孩子头脑一定不简单,身体发育跟智力发育是相互促进的。青奥会上还有那么多文化教育活动,这更加激发青少年的全面发展。”栾菊杰认为,南京青奥会是一件对于中国来说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因为青少年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他们的成长关乎每一个人,“教会他们如何用健康的体魄、乐观的心态、不屈的精神去面对每一个挑战,我想这才是最重要的。”

  移民有难言之隐

  “选择移民,其实是为女儿”

  既然如此爱国,如此爱家,为祖国立下赫赫战功的栾菊杰为何在90年代选择了远走加拿大?

  在家乡记者面前,栾菊杰说出了隐藏在内心几十年的难言之隐。原来,1991年大女儿的出生,促使栾菊杰做出了移民(微博)的决定。当时已是大龄产妇的栾菊杰憧憬过很多做母亲的快乐。但女儿出生后,即被送进了特护病房。医生告诉她,孩子心脏不好,可能将来智力也有问题,无法像正常孩子一样说话。如遭雷击的栾菊杰心如刀绞。但当医生建议说你们可以选择不要这个孩子,可以送给相关机构抚养时,栾菊杰坚定地回答:能生就能养,再怎么也是自己的骨肉。

  加拿大政府对残疾儿童的抚养有特别完善的资助政策:孩子18岁以前无论亲生父母抚养,还是请人抚养,政府按月都有补助;18岁以后,则完全由政府负责其生活起居。这种情况下,栾菊杰选择了入加拿大籍。大女儿长得很漂亮,两岁之前没什么异样,但到了5岁就接受了两次手术,至今体外都挂着心脏起搏器。后来,栾菊杰又生了二女儿、小儿子,但她最多的爱都还在大女儿身上。在参加奥运预选赛期间,因为医生说女儿的心脏起搏器随时将要更换,她几度想放弃比赛。

  栾菊杰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我的儿女心其实很重,现在我教孩子们运动,是想让他们知道,体育是好胜的,需要艰苦的付出、坚强的毅力和不懈的坚持。我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参加奥运会,毕竟那是世界一流好手的最高竞技舞台。但他们是否要以此为事业,我看并不重要。他们应该有自己喜欢的生活。”

中资购美企 被吞逾33万元

  缅因州女商人茱蒂。佛林(Jody Flynn)被控侵吞一家中国企业的资金逾33万元,15日遭坎伯兰郡(Cumberland)陪审团裁定罪名成立。佛林被控把侵吞的中国企业资金用在支付女儿的大学学费、购买汽车、古董和珠宝上。

  61岁的佛林曾是“绿树再生能源公司”(Greentree Renewable Energy Inc。)的负责人,她以帮助中国公司收购美国企业为名,在2009到2010年侵吞中国企业的财产,检察官说:“中国企业显然不知道她是贪婪的人。”

  佛林没有受过正规的投资业务训练,但她仍与他人合伙创办了绿树公司,试图充当中间人,把林地(Woodland)纸业公司卖给广州鼎盛(Dinson)工程贸易公司。

  鼎盛公司的母公司Charmwell公司根据协议,把50万元汇给绿树公司,存入只有佛林一人控制的公司帐户。造纸厂的业主後来决定不卖,广州鼎盛公司要求绿树公司退还38万元的定金。

  但佛林没有退还,而是不断找借口拖延两个月,期间开始提取帐户的资金,转入她的个人帐户,并把半数利息据为己有。

  广州鼎盛公司购买造纸厂的收购後来完成,但经手的投资公司把佛林侵吞的资金从150万元的收购酬金中扣除,导致本该拿到150万元佣金者不满,对佛林提出民事控告。佛林还面临刑事指控。

  缅因州坎伯兰郡高等法院定8月29日对佛林做出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