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现房销售重拾升势 9月销量创一年新高

【侨报网10月21日专讯】全美房地产经纪商协会(NAR)周二发布报告,9月现房销售增长2.4%,经季调并年化的销量至517万幢,创下1年来的新高,也超过经济学家510万栋的预期。

  全美四大区域中有三个区域的9月销售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销售下降的地区仅有中西部。

  NAR首席经济学家劳伦斯-云(Lawrence Yun)表示:“低利率和房价的稳步上涨推动9月现房销售实现健康增长。”但是,9月的现房销量较上年同期仍低1.7%,这表明现房市场还是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疲软。

  9月现房售价的中位值为20.97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6%。9月的待售现房库存为230万幢,依据目前月销售速度计算相当于5.3个月的供应量,待售现房数量较上年同期高出6%。

  (编辑:妮娜)

悉尼高房价催生打飞的双城生活 华人多“不感冒”

中新网10月22日电 据澳洲新快网报道,悉尼房价的飞涨和越来越严重的交通堵塞,使一些有想法的悉尼人打算离开新州,转而北上,在昆州寻找他们心仪的生活方式,但这些人并没有辞去工作,新州对于他们来说,从一个“家”的概念变成了一个仅仅是“工作的地方”。

  悉尼居民Belinda Kerr和Sid Shukla就是这种想法的先行者,他们带领各自的家庭卖掉了在悉尼的房子,转而北上选择北昆士兰居住,过起了生活在昆州,工作在悉尼的“双城生活”。但是对于这种前卫的生活方式,不少华人民众却并不赞成,认为选择在哪居住有时要考虑很多因素,不能仅仅因为生活方式的喜好。

   4房豪宅外加泳池仅67万澳元

  Belinda Kerr和Michael Trehy这对夫妇在今年1月份,从悉尼北部社区Killarney Heights移居到昆州阳光海岸Maroochydore附近的Kiels Mountains,在地图上,两者相距1019公里,如果开车的话,要11小时37分钟才能到达。

  每周二,Kerr就会搭飞机返回悉尼待上两天,经营一家自己开设的位于悉尼Surry Hills的招聘公司,留下丈夫独自照看两人8岁的双胞胎女儿Molly和Ivy。

  Kerr说,每周离开家的感觉让她难受,但是为了想要的生活方式,不得不这样。在昆州,她和丈夫买下了一幢自己梦想中的“豪宅”,要是放在悉尼,这类房子的价格是她不敢想的。

  “在悉尼,每年我们要付的房租都在上涨,真是年复一年从来没有停止过,更要命的是,房价的暴涨更把我们彻底淘汰出购房者的队伍。”丈夫Michael说,租金和房价是“压垮”他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发现了阳光海岸这个区域,才意识到要想过上我们喜欢的生活方式,又不用背负太沉重的房贷压力,只有搬到悉尼以外的地方。”

  去年10月,在Kiels Mountains,夫妻俩买下了一幢4居室房屋外带室外游泳池和独立居住空间的工作室,房价只有67万元(澳元,下同)。“如果我们在悉尼买,就算花上150万,也买不到如此条件的房产。”

  对于两地生活成本差异这笔经济账,夫妻俩其实早就算过,即便加上Kerr每周的机票钱、两晚在悉尼的住宿钱,在昆州买房后每周家庭的经济支出,也比在悉尼租房或买房付的房租或房贷要便宜。

  现在Kerr每周只去悉尼两天,这两天的通勤时间加起来要比她在悉尼5天的通勤时间还要短。

  白领取代矿工 生活在别处

  Kerr这种在昆州生活,在新州工作的生活方式,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这类人群因为每周要在不同的城市之间飞进飞出,已经成为一种引起学者关注的社会现象。

  阿得雷德大学专门从事地理研究的Graeme Hugo称,这是一种日趋时髦的趋势,当房屋的可负担性、房屋供应的充足性,对于中等收入者来说,都变成一件困难事情时,适应就成了每个人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在过去,人们可以搬得离市区越来越远,现在搬到州以外的地方,这都是合乎情理的。

  Hugo称,一些夫妻俩都是专业人士的家庭,因为两人无法在同一城市同时找到很好的工作,所以也不得不过起“生活在他处”的双城生活。

  Hugo表示,前些年因为澳洲矿业的繁荣,一提起坐飞机上班的人,人们通常都会想到是矿工,这些人一般在矿山工作一个多月,再飞回家中待上半个月,但这种工作性质实属无奈,因为矿山附近本来就不是宜居的地方,但是随着澳洲矿业潮的式微,现在乘飞机上班的不再只是蓝领技术工人,调查数据也显示,这种趋势也开始向白领工人蔓延。

  2011年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在调查日当晚,工作在大悉尼地区的上班族中,有3400人是居住在昆州,3300人居住在维州。但是在这近7000人,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每周来回飞来飞去的上班族。

  因为有的人可能在调查当晚,正好去别的州出差开会,所以夜宿那里,而有的人可能在调查当晚,正好在家里工作。

  为了获得更为准确的数据,澳洲统计局准备在以后的调查中再加入一个问题:“被调查者除了现在住的地方,是不是还有第二个家?”该调查还希望了解人们使用何种方式的交通工具去工作,但调查中没有把乘坐飞机作为选项之一。

  结果显示,除了从事矿业的工人,要经常乘坐飞机上下班的人并不多,因此也可以看做,像Belinda Kerr这样居住在昆州、工作在新州的人,正在领导一场“双城生活”的潮流。

  社会人口学家Mark McCrindle称,这种生活方式在过去想都不敢想,但是现在随着两地之间航班数量的增加以及航空机票的持续降价,科技发展使得人们在旅行时间内仍然能继续工作,人们可以一周内在家工作几天,再跨州工作几天。

海外华人回国养老越来越靠谱 危房改造实现住房梦

在祖国怀抱里享受温暖,在经济大潮中沐浴阳光,是每一个归侨的梦。无论是对于早年回归故土的老一辈归侨,还是对于希望落叶归根的新归侨老人,“老有所依”都是他们最热切的期待,对此,政府部门也给出了积极回应。

   危房改造实现住房梦

  近日,广东省侨办副主任林琳率调研组到深圳调研华侨农场危房改造工作。一段时间内,这都会成为侨办的中心任务。让归侨老人早日住进舒适的住房,是他们一直都在牵挂的大事。

  长期居住危房,一直困扰着老归侨。令人欣喜的是,各地侨乡政府正不遗余力将归侨的“住房梦”变成现实。

  广西南宁—东盟经济开发区在安置归侨方面做得最为突出,它由早先的国营武鸣华侨农场脱胎而成,是全国最大的华侨农场。陈玉妹在1962年跟随父母回国定居到这里。“回来之后住的是瓦房,条件差,一家好几口人挤在瓦房里,一住就是几十年。”说起以前,陈玉妹感慨不已。

  而现在陈玉妹的住房从小平房变成了104平方米的现代化住宅。摇身一变,她成了“城里人”。白天她从儿子的哈密瓜地里帮忙回来,晚上还要教小区的邻居跳印尼舞,日子别提多乐了。

  据经开区管委会的周全荣介绍,为了改善归侨的居住环境,2012年这里开始实施棚户区改造项目,按1∶1的比例给农场职工在华侨城设置安置房。2013年10月首批就有400户棚户区居民入住华侨城。除了有免除10年物业费的优惠,在职农场职工还可以分到小区商铺的收益金。

  新侨归巢政府助养老

  除了在祖国生活了几十年的归侨,越来越多的新侨老人也希望回国安度晚年,再品家乡美味,再听亲切乡音。

  但是困扰他们的问题也不少,第一个障碍就是身份确认。很多老人因为户口注销难恢复而惆怅。

  如今,华侨回国定居政策已经日渐完善。福建省就在今年年初出台了“回闵落户”的新政策。晋江英林镇的洪先生在派出所办完户籍后老泪纵横。

  洪先生一家四口早年在菲律宾工作,一直想回国定居,却苦于户口难办。听说出台了新政策,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带着护照等证件来到了派出所办理落户手续。不久后,洪先生一家便成功回乡落户。

  此外,有些海外华侨曾在中国工作过很多年,他们希望老了以后回到中国养老,而社会保障就成为他们关注的重点。

  专家指出,对于归国养老的华侨,政府要提供必要的基本公共服务,同时也要依靠民间力量参与养老,让制度有保障,让设施更完善。

  广东东莞通过给归侨老人发放社保卡和“身份确认证”,来确认归侨身份。之后,不少困难归侨不仅享受到生活补助,还被纳入到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参保范围内。其他省市也有对老年归侨的相应政策,例如对于低收入归侨老人,政府都会发放养老费和服务补贴。

  深层服务助力幸福路

  很多归侨老人的亲人都不在身边,生活难免孤单。他们的心理需求更要引起关注。

  南宁—东盟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时常向归侨老人征集“微心愿”,制作成服务菜单。老人渴望丰富娱乐生活时,党工委就开展各种游园活动,让老人多多参与。这仅仅是全国范围内“暖侨敬老行动”的一个小剪影。

  而除了为归侨提供舒适环境,政府更加突出“侨”的特色,让归侨老人感到温馨。

  广东蕉华有一个自然古朴的小村,一栋栋二层小楼被青山环抱,清新的原木色系,简约的铁艺围栏,大气的露天外廊,棕色或咖啡色的装饰渲染着浓浓的异域风情,处处充满东南亚特色。

  “我退休两年了,每月都有退休金,在政府的帮助下又住上了这么漂亮的房子,感觉现在的日子比我远在印尼的胞弟要好得多。”62岁的归侨潘正雄感慨道。

  让归侨老人体会到祖国的关怀,让他们走上幸福道路,是侨务工作的目标。相信每一位归侨老人都能再温乡情、安享晚年。

“婚庆韩流”强势来袭 万对中国新人赴韩拍婚纱照

众多中国新人涌向韩国拍摄婚纱照

  中新网10月22日电 据韩国亚洲经济中文网报道,韩流的兴起,带动了韩国化妆品、旅游等各个领域的发展,“婚庆韩流”近年来也强势来袭,众多中国新人纷纷选择到韩国拍摄婚纱照。

  去年到韩国拍摄婚纱照的中国新人共有7000对,但今年这个数字有望突破1万。此前中国新人偏好于前往美国、欧洲、日本等地拍摄婚纱照,但近日前往韩国拍摄婚纱照的中国新人出现激增趋势。

  韩国某婚庆公司的相关人士表示:“众多中国新人来韩国拍摄婚纱照虽然与韩流的兴起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韩国婚纱照的质量过硬。”

  为了吸引更多的中国消费者,婚庆公司相继推出了快速配套型服务。首尔江南区论岘洞某婚庆公司推出了2天1夜集拍摄、服装、化妆为一体的套餐服务。中国新人抵达机场当天便可以在位于机场的礼服店内挑选拍摄婚纱照时要穿的衣服,第二天上午在美容院化妆造型,下午在摄影棚拍摄照片,最大程度减少拍摄婚纱照所需的时间。为了解决语言问题,翻译将随行拍摄,所拍摄的照片经过认真的修图后将于2个月后邮寄到中国消费者的手中。该套餐的价格为350-8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4.6万元),虽然比中国的影楼要贵出4倍以上,但很多中国新人纷纷表示物超所值。

  推出该套餐的企业表示:“不少中国新人因为工作的原因只能在周末抽出时间进行拍摄,还有不少人希望能够早日结束拍摄,有更多的时间购物旅游。该套餐的推出满足了这些消费者的需求,因此相当受欢迎。”

  另外,最近在韩国专为中国新人提供服务的大型摄影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新沙洞某专业婚纱摄影公司在首尔共有5间摄影棚,该企业的相关人士表示:“为了满足各类中国顾客的需要,我们将5家摄影棚装饰成了不同的风格。顾客还可以选择在奥林匹克公园、汉江公园、南山韩屋村进行外景拍摄。我们还会向想在首尔以外拍摄外景的顾客推荐济州岛摄影棚以及位于京畿道的小法兰西等地。

调查:42%的科技大佬认为硅谷处于泡沫中

  【侨报网10月21日专讯】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近日针对50名知名科技公司“CEO、创新家和思想家” 所做的一项硅谷内部人士调查显示,42%的被调查者认为硅谷科技业目前存在着泡沫。

  多数被调查者认为,Twitter和Uber是价值最被高估的企业。另一位著名的风险投资家认为,Twitter的价值远高出同业的正常水平。

  Netscape创始人、硅谷知名风投大佬Marc Andreessen警告称,许多硅谷公司烧钱太多,风险极高。而一旦市场转向,这些公司就会显露出原形,就将被淘汰。

  当科技名人们谈到为什么新兴公司会慷慨烧钱的问题时说,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新潮,他们就要花很多钱。当被问到如今硅谷最酷的身份象征是什么时,12%的人表示是拥有一辆特斯拉汽车。

  (编辑:妮娜)

纽约华埠耆老连遭致命车祸 改善交通须多管齐下

中新网10月22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援引美国中文电视报道,在过去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纽约华埠周围发生了三起受害者为耆老的致命车祸,路口成了吞噬生命的虎口,华埠也似乎离“零死亡”的愿景越来越远。

  百年华埠正经历着人口老龄化,随之而来的是社区的公共服务是否能跟上人口变化的问题,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三起耆老致命车祸,也为人们敲响警钟。

  人称“二叔”的吴先生,9月25号接到电话,姐姐梁萃在Kenmare街和伊丽莎白街口被一辆面包车撞倒,不幸身亡。

  吴先生说他自己也对过马路有了心理阴影。“有这个阴影,包括她的儿子,和我一起去办葬礼的时候,就说,舅舅小心,他有一个过马路的阴影了,所以现在我们过马路,一定要看清楚这个灯,没转灯我就不走,转了灯还要看看有没有闯红灯的车。”

  然而梁萃并不是没有遵守交通规则,她在绿灯时过马路,却被同样绿灯左转的车辆撞倒,这中间存在着交通规则的不合理。纽约市议员陈倩雯则认为应该严惩肇事司机,她和两位市议员联名致函警方称当时梁萃在拥有路权的情况下走过斑马线。肇事者将其撞死,理应追求其刑事责任。

  纽约华埠市警五分局副局长拉诺特在多起事故发生后,召开社区会议,表示将加大警察交通执法力度,增发“零死亡愿景”宣传手册,前往社区活动中心和老人中心宣传,并与交通局合作研究延长过马路信号灯转换时长的问题。伍宝玲认为华埠附近的信号灯时长必须考虑到老人的行走速度,毕竟华埠是一个老龄化的社区。“我们试过,几次跑到一半,灯就转了,老人家跑不过去。”

  也有老人建议在路口增派志愿者维持交通,让过马路的人更加安心。除了宣传、严惩肇事者、更改信号灯时长、增加维护交通的人力外,伍宝玲说,耆老自己一定要小心。(曹旋律)

第二波移民潮促使美国族裔多元化 更快融入社会

中新网10月22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编译报道,美国新泽西州南奥兰治(South Orange)一家公共图书馆内一小批移民,每天都坐在一个小圆桌周围学习,准备当护士。

  《今日美国》发表文章说,那家图书馆位于美国最多元化县之一的Essex,当地公立学校讲50种语言,这也是美国越来越多社区的发展趋势。

  种族和族裔多元化正在超出沿海地区,深入全美很多人们意想不到的地方,正在改变美国人的生活、学习、工作和宗教活动方式,当然也在改变着街坊邻里构成。

  《今日美国》对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发现,远离纽约、迈阿密、芝加哥和旧金山等传统移民门户城市的许多城镇正在变成美国最多元化的社区。

  北卡罗来纳州伦波顿(Lumberton)、华盛顿州亚基马(Yakima)、甚至堪萨斯州芬尼县(Finney County)或爱荷华州布纳维斯塔县(Buena Vista County)等偏远地区也看到移民大增,这些地方人口因此更为多元化。

  文章说,美国正在经历移民“大潮”或者说“第二波”。自从1970年代开始的第二波移民更有可能成为中产阶级,因为交通和技术的改进,他们也能够更快地融入社会。

  其结果:旁边同你讲话的人--不管是在办公室、图书馆、咖啡馆或电影院--很可能属于不同族裔。

  《今日美国》以两名不同族裔的陌生人能相遇的概率计算全美各县多元化指数,分数从0到100。全美2010年的多元化指数为55,而1960年为20,1990年为40。前面提到的南奥兰治指数为59。

  这仅仅是开始。《今日美国》说,如果不发生灾难或采取关门政策,多元化指数有可能在2060年超过70,也就是说你下次碰到的人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概率是同一族裔,不管你是属于哪个族裔:白人、黑人、美国印第安人、亚裔、夏威夷原住民还是拉美裔。

  随着来自不同文化背景或族裔的人到一起或发生冲突,地方政府及相关机构要处理一大堆新问题,从开支冲突、多元化招聘、街头暴力到语言障碍。

  全美公立学校首先看到面貌改观:2014-15学年非拉美裔白人学生首次成为少数。根据《今日美国》的民调,49%的民众说随着社区多元化,全国情况好转;但25%的人说,情况会恶化。

  变化最快的地区包括北中西部,那里从30年开始多元化。明尼苏达州的多元化指数从1980年的7上升到2010年的31。而新泽西州纽瓦克市,多元化指数已经达到72。(王恒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