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8, 2016

美华裔老翁遭非裔暴打生命垂危 嫌犯作伪证

  被打成重伤的华裔男子Chun Man Tse

  一名家住纽约皇后区的68岁华裔老人Chun Man Tse日前遭一名非裔男路怒暴打,至今仍性命垂危。44岁嫌犯克里蒙安德森(Cleamon Anderson)被捕后星期三首次出庭,警方发现其胞姐斯科特(Robin Anderson Scott)为纽约市警学校警卫人员(SSA),竟试图让弟弟脱罪,已遭市警总局内务调查处(IAB)调查。

  克里蒙星期三在皇后区刑事法院过堂,被控攻击罪。警方消息称,44岁的嫌犯安德森住在寇登街(Colden Street),22号中午,安德森驾驶汽车与Tse的汽车相撞,警方赶到时,Tse已倒在地上失去知觉。当时未值勤的安德森的姐姐,50岁的斯科特坐在弟弟车上,告诉警方说Tse自己摔倒。警方调看监视录像时发现,安德森挥拳击倒Tse,造成他头部撞地受到重创。

  Tse的家人表示,事发时安德森和斯科特试图并排停车,当他们开车门时,撞到了Tse的车门。事发后Tse试图得到两人保险公司的信息,但是安德森不愿意透露,而Tse则尝试拍下安德森车子的汽车牌照号码,斯科特此时上前阻止,双方产生就纠纷,之后安德森便对Tse动手了。

  目前Tse正住在上东区的Weill Cornell 医疗中心,他头壳骨裂且脑部出血,目前正靠仪器维持生命,就算捡回一命,今后恐无法自理生活。

  据华文媒体报道,Tse是法拉盛“自助班杰明王子街老人中心”的义工,退休前曾是木工。

  Tse的女婿说,“目前家人希望的就是爸爸能赶快好起来,我们希望加害者得到最重的惩罚,执法者本来应该是保护民众的,但是他们却袭击老人,而且还撒谎。”他表示,“医生说跌倒根本不可能会受这么重的伤”。

  安德森向警方表示,Tse撞了他的车,并试图拉扯他姐姐斯科特的手臂,然后还假装摔倒,但警方事后证实,安德森与姐姐斯科特是在说谎。

  警方指出,安德森曾因持有毒品、盗窃与抢劫罪被捕;其姐姐斯科特从1986年10月起担任校警,已被IAB调查。

要守规矩!美国交规的精华就在于"STOP SIGN"

  

      在亚利桑那州身亡的四名中国游客牵动众多的心,许多人在听闻这场悲剧以后均吓出一场冷汗,中国人由于不熟悉国外的交通规则,认为很多路口没有警察也没有红绿灯,如此便存有侥幸心理,殊不知这样做相当于将自己置于极度危险的状况。

  有人说,交通规则的精华就在于“STOP SIGN”(停)这个标志。“STOP SIGN”一般出现在比较小的十字路口和社区街道上,或者主干道与支线道路的交叉口。这些路口都不设红绿灯,完全靠这块小小的“STOP SIGN”来调度车辆,它的作用完全等同于红绿灯。

  按照美国的交通规则,路口只要有“STOP SIGN”这个标志,无论你的车是直行,还是左转或者右转,一律先停车。如果其它方面都没有车,三秒钟后则可以通过路口。中国人在美国学习驾照的时候,华裔教练均会仔细叮嘱,如果你不能判断三秒钟的长度,那么就在心中默念:“一千零一、一千零二、一千零三”,如此便可确保车辆可以在停止三秒钟后继续上路。

  这个标志只是美国道路法规的小小一环。清楚地告诉了美国人什么时候stop(不该做),什么时候go(可以做),并充分相信每个人都会自觉执行。在美国,哪怕喜爱飙车的叛逆少年开车都会遵守“STOP SIGN”这个标志,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周围是否有警察驻守。美国人不仅自己遵守,他们在内心会认定其他人也会自觉遵守。因此如果一个十字路口一旦有一个人没有遵守规则,那么他/她将很可能撞向横向行驶的车辆,因为对方默认他/她将会停车。

  如果在“STOP SIGN”不停, 或者停的时间不够,罚款是很重的,甚至可以高达500美元以上,而且会被记点。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十字路口一般均设有红绿灯,因此便造成很多中国留学生初到美国以后非常不适应,在学车时往往需要教练多次强调才能将 “STOP SIGN”这一概念深入脑海,有众多留学生都有因为不遵守“STOP SIGN”规则而被交警严厉警告的经历。而中国游客初到美国,对国外交通规则和路况缺乏了解的情况下贸然上路,最终酿成惨剧。

领事保护零时差——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积极开展领保工作

新华社洛杉矶7月28日电(记者 张超群)在中国常设海外的驻外使领馆中,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总事领馆有个特别之处:它的时区领区范围最广、跨度最大,辖区既跨越南北半球、又横亘东西半球,从美属萨摩亚到北马里亚纳群岛联邦的时差足有21个小时。

“中国公民走到哪里,我们的领保服务就覆盖到哪里,”驻洛杉矶总领馆领侨组领事周咏梅对记者说。对于这里的领保工作人员来说,这意味着在突发事件发生后,他们时常要经历长时间的奔波才能抵达事发地。

总领馆驻地洛杉矶距离夏威夷群岛超过4000公里。如果前往更远的塞班或美属萨摩亚,还需经夏威夷中转,仅飞行时间就超过10小时。

不久前,5名中国公民在夏威夷自驾游途中发生严重车祸,1人死亡,2人重伤。事发后,驻洛杉矶总领馆两位领事立刻出发,经过近6小时长途飞行后到达事发地,之后马不停蹄地去看望伤员、安排救治,并积极协调一系列后续事宜。

周咏梅说,尽管要面临时差颠倒、转机的波折,但只要有需要,领馆工作人员都会克服困难,把领保服务开展到那些远离大陆的地区。

当同胞身处海外孤立无援时,拨打领保电话往往是他们的第一应急方式。每年,近80万中国旅客从洛杉矶入境美国,他们都是领馆的潜在服务对象。

面对不断增长的领保服务需求,电话不离身成为工作常态。在非工作时间,驻洛杉矶总领馆领保官员也会特别留意随身携带手机,在熟睡的后半夜接听领保电话更是家常便饭。

处理好各类求助案件、保护好海外中国公民与法人的合法权益是领保人员的工作重点。从常见的财物失窃、交通意外、人身伤害,到寻人寻亲、出入境受阻,乃至护照遗失、中介诈骗,日常接报的案件都需及时依法依规处置。

此外,领馆工作人员还需要对安全角势、多发案件进行跟踪,有针对性地发布领事提醒,为国人安全出行打好预防针。近两个月以来,驻洛杉矶总领馆已就在外打工、交通安全、驾照使用等发布领事提醒,让同胞在外更加顺利、安心。

近年来,驻洛杉矶总领馆领区的中国留学生数量猛增,相关领保案件频发。针对这一情况,自2011年起,领馆每年在高校新生入学时,深入校园为中国留学生开展“领事保护进校园”服务。领保官员与领区内各大高校密切配合,邀请校警、律师、心理医生走进留学生群体,通过播放视频短片、举办座谈和宣讲等方式,为留学生讲解安全常识和领保知识。

“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选择进入美国社区大学。鉴于这种新情况,今年我们的‘进校园’活动将更多地面向社区大学,帮助那里的留学生更快更好地适应留学生活,并了解他们的领事服务需求,”周咏梅说。

她表示,驻洛杉矶总领馆一直在为应对日益增长的领保需求而努力。如果领馆的相关宣传工作到位,国人的安全意识也到位,很多不幸的案件都能够得到避免。

值得欣慰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了解领保工作。周咏梅:“现在不少出国的公民可以脱口说出领保热线12308了,很好记嘛,‘08’就是‘领保’的谐音。”

美国华裔主播查出肝癌死里逃生 他这样来纪念....

   曾是萤光幕前众所瞩目的ABC新闻,49岁的王中伦(Alan Wang)在得知自己带原B型肝炎(乙型肝炎)的那一刻,人生彷彿从云端坠入谷底,不仅自己面临肝癌的死亡威胁,甚至还在不知情下传染给妻子,他为了唤起大众对B肝的重视,参与纪录片《行动起来》(Be About It)拍摄,希望用自己的真实经历,让更多家庭重视这个「沈默的杀手」。

  父母都是中国移民、住在旧金山的王中伦从来不知道自己家族有B型肝炎(乙肝)病毒带原病史,他说:「华人普遍不谈及这些疾病,我两个叔叔不到50岁就先后死于肝癌,但是我们4个兄弟姊妹还是没有警觉,因为平常也没有徵兆,直到我自己因此肝脏出问题检查,这才发现我们家人都是从出生就带原B肝病毒。」

  他说刚开始没胃口、容易疲倦,还以为是感冒,直到情况严重去就医,才发现自己天生罹患B肝,更糟的是当时的女友、也就是现在的妻子也因此感染,他自己也一度疑患肝癌,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经过长期的治疗和健康监控,「现在我肝脏里的病毒几乎检测不到,肝脏也重新活化,所以我想告诉大家,B肝是可以治疗的,忽视和不愿就医的偏见才最致命」!

  纪录片《行动起来》中,王中伦和另一名主角AJ都是为人父、为人夫身份,片中透过两个家庭奋力对抗潜在的致命疾病经过,唤起大众关注B肝的意识,很可惜的是AJ在纪录片拍摄前就因肝癌过世,导演Christopher Wong透过AJ家人提供他生前的影片,剪辑进纪录片中完成另一段感人故事。

  在纽约华埠执业的医师Danny Chu强调,他的病患中有许多像是AJ这样年轻力壮的青年,热爱运动也生活健康,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是B肝带原者,也没想过去做检查,直到肝脏并发症出现后,往往为时已晚,「肝炎早期医治率相当高,最重要是得知道自己是否受肝炎病毒感染。」

  医师James Park说,7月28日是「世界肝炎日」,而B型肝炎(乙肝)是引发亚裔人肝癌最常见的主因,平均每3人感染中就有2人不自知,比例高得惊人,他说:「很多亚裔族群对乙肝带有偏见,深怕影响工作不愿就医,这是错误的观念,希望透过Alan和AJ的故事,唤起大家的警觉意识,尽早去做肝炎筛检。」

Wednesday, July 27, 2016

华裔第二代:中餐是我和父亲关系的纽带

【侨报网编译张杨7月27日报道】曾任职于《芝加哥论坛报》(The Chicago Tribune)美食版的华裔作家凯文•庞(Kevin Pang)27日在《纽约时报》网站撰文,讲述食物是如何改变自己和父亲之间原本不太和谐的关系的故事。文章编译如下:

在开始接到“杰弗里•庞(Jeffrey Pang)给您传来一段视频”这样的信息的时候,我都是直接忽略不看。因为就我的经验来看,我和父母之间的邮件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打开的价值。

然后我的父亲就打来了电话,我告诉我还没来得及看他给我发的视频。一段尴尬的停顿后,听到了他简短的一声叹息。因为习惯和距离的关系,我们之间的这种疏远关系已经维持了近30年。我住在芝加哥,他住在西雅图,每周通一次电话,往往内容都是天气之类的毫无意义的对话。

只有在我的母亲催促的时候我才会看一下父亲发过来的视频。其实内容相当精致,是关于我的母亲和奶奶做中餐的视频。我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些视频,让我已经退休的老父亲现在已经成为Youtube上的明星,他的频道收看次数已经接近100万。

孩提时代,我从香港移民美国,白天的时候我在学校是美国人身份,放学回到家中我又重新变成中国人。在学校接受的西式教育让我和父亲总是在争吵。通常这种对抗还算温和,但是对两个固守自己文化背景的男性来说,这种对抗偶尔也会演变为激烈的争吵。读大学的时候,有一个感恩节,我顶着一头刚染的金发回到家中。我的父亲对此勃然大怒,认为我背叛了自己的中国传统。

我们之间的不同让这种矛盾看起来似乎不可调和。虽然每次争吵后关系会逐渐缓和下来,但是一段时间后又会再次爆发。

不过这种状况有一天终于得到了改变。当时我在《芝加哥论坛报》任职,获得了一个参与美食版工作的机会。对于这一领域我几乎毫无经验,但是我的华裔移民身份又让我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我的父亲是一名美食爱好者。他有着出色的厨艺,总是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受人尊敬的大厨。不过他对于中餐的爱好看起来更多的是为了表达对于故乡的思念。对于离开挚爱的香港,他总是充满遗憾。

因此,在我成为一个美食作家之后,我和父亲第一次有了共同的兴趣。我会给他打电话询问食谱和烹饪技巧。他第一次来芝加哥看我的时候,我带他去了一家中餐馆,在吃虾饺的时候,他在一旁用精致的语言给我描述如何小心翼翼地包好一个烧卖。我从来没有从他的嘴里听到过如此饱含热情的语言。我的父亲没有教我游泳、骑自行车,但是他很好地传授给了我如何分辨一个好的点心店的技巧。

食物也因此成了维系和修复我们之间关系的纽带。当我们通过电话讨论如何做水饺和东坡肉的时候,30分钟的时间几乎是一晃而过,再也不像以前干巴巴的对话那样无趣又尴尬。

现在我父亲制作的中餐制作视频已经获得了很大的成功。观看他的这些视频,也勾起了我自己的乡愁,仿佛又回到了12岁的那一年,坐在餐桌前,看着一道道令人垂涎欲滴的菜肴,比如香煎萝卜糕、镇江猪肋排、糖醋肉等等。

其实制作这些视频的工作并不轻松,我的父母也不愿意用英语口头解答,因此他们选择用字幕的方式告诉人们该如何制作这些中餐。

在我问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视频的时候,我的父亲表示,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他和我的母亲担心有一天他们不在了,而我又想起小时候的味道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做。

(编辑:张杨)分享此页面

华人女婿余若柏荣任柔似蜜商会会长

【侨报记者高睿7月27日柔似蜜报道】柔似蜜商会换届典礼27 日在双树旅馆举行,华人女婿余若柏荣任第89 届商会会长,加州众议员周本立、圣盖博市长廖钦和, 以及各界来宾150 多人出席了典礼。

  林蕙瑛和丈夫余若柏在就职典礼上一起合影。(侨报记者高睿摄)

周本立向余若柏颁发了贺状, 祝贺柔似蜜商会成功走过了近20 年的历史,希望余若柏走马上任后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把商会越办越好,为柔似蜜中小企业商家提供更好的服务。

余若柏介绍说,他和华人太太林蕙瑛19年前在华航飞机上认识,当时她来美国演讲回台,而余赴台接管一家华资银行,林尽地主之宜, 请他喝台湾的稀粥小菜,逛士林夜市。此后两人经过8 年的爱情马拉松长跑,终于在1983 年走上红毯, 一起度过了19 年婚姻生活,成为一段浪漫的佳话。

(编辑:孟音)分享此页面

大马旅游巴士翻车致16名中国游客受伤 13人已出院

中新网7月28日电 据马来西亚《中国报》报道,27日一辆旅游巴士在云顶下山时发生的“旅巴翻覆,1死16伤”意外,警方证实,16名中国籍伤者当中,目前仍有3人重伤留医,余者都已经出院。

3名重伤者(2女1男)是分别右脚骨折、头部和头颅受创以及腰部受伤,目前仍在吉隆坡中央医院接受治疗。

另外,警方目前仍在调查车祸肇因,并指肇祸旅巴当时没有超载。

载有27人,包括司机和导游的旅游巴士,是于27日晚7时19分在云顶下山时失控翻覆,造成大马本地华裔巴士司机当场死亡,另有16名中国籍游客受伤。